智能电视“病态”逻辑:被玩坏的商业模式与被摧残的用户体验


智能电视“病态”逻辑:被玩坏的商业模式与被摧残的用户体验

  时移世异,厂商们到了打破“病态”商业模式,重新规划产品发展方向的时候了。

  作者 /  刘亚杰

  编辑 /  刘   煜

  小米电视正面临着“双高”窘境。

  2月,小米电视宣布,2019年1046万台的出货量稳居中国市场第一,并在众多平台“秀肌肉”;3月,《消费者报道》公布的2019年大数据统计显示“2019年小米位居电子电器类投诉排行榜首位”,成为国内骂声最高的电视品牌。

  “高出货量+高投诉”早已成为小米电视成长过程中的典型特点,只是这次有些特别——用户集中控诉其开机广告过于恼人。有评论称“小米仅用不到20秒的开机时间,就让用户彻底崩溃了”。

  色偏、漏电、系统不稳定、遥控器失灵……无论出现任何问题,厂商修复或换新的周期都将超过1天的时间,这些用户能忍;开关机之后系统直接跳转到广告,近1分钟的播出却让用户如坐针毡,如此落差很让人意外。

  “出现硬件问题,厂商能够提供很多解决方案,一劳永逸;开机广告虽短,但这是厂商强加用户的负担,无穷无尽。”提到广告,众多用户十分气恼。某种意义上,开机广告是厂商在盈利与用户体验之间做出的一道选择题。

  几年前,用户追求更高的性价比,因此价格成为占领市场的关键因素;眼下,更多用户愿意为优质体验支付更高成本,开机广告成为横亘的大山。时移世异,厂商们到了打破“病态”商业模式,重新规划产品发展方向的时候了。

  01

  电视不死

  根据艾媒咨询发布的报告,中国家电品类中智能电视仍然维持着增长趋势,预计2020年的销售额将突破6000亿元。更重要的是,随着内容日渐丰富,电视并没有成为客厅中的陈设,而是被用户频繁使用。截至2020年2月每天约有1.17亿台智能电视被打开,日活率高达53%,平均使用时长为379分钟。

  一边是产品出货量持续走高,一边是用户黏性不断增强。一旦厂商接入广告服务,其无疑将会成为全新的“矿机”。在日益激烈的竞争环境中,这也是确保厂商提升利润空间的关键。家电圈分析师许意强也表示,“开机广告已经成为行业最主要的商业模式,海信、创维、TCL等厂商每年广告营收都在数十亿左右。这也成为彩电企业硬件微利下的重要利润来源。”

  硬件不赚钱,转靠广告赚钱,通过低价卖产品来吸引消费者,再借助高价卖广告以拉拢企业,听上去很美好,其实很不合理。根据《广告法》第四十四条规定,“利用互联网发布、发送广告,不得影响用户正常使用网络。在互联网页面以弹出等形式发布的广告,应当显著标明关闭标志,确保一键关闭。”不过实际上,厂商通过各种方式绕开监管,开机广告始终没有关闭。

  对于开机广告,用户态度十分鲜明。根据人民网(603000,股吧)面向24.4万电视用户发起的一项网络调查,65.6%的用户表示完全无法接受开机广告,27.9%的用户可以接受30秒公益或正能量广告,仅有6.5%的用户可以接受商业广告。以此来看,智能电视剔除开机广告,已经成为用户共识。

智能电视“病态”逻辑:被玩坏的商业模式与被摧残的用户体验

  为保护用户权益,部分地区监管部门已经开始行动。近期,江苏省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已提出并牵头起草《智能电视开机广告技术规范(征求意见稿)》,面向相关单位、企业公开征求意见,计划要求产品在开机广告播放1秒钟内弹出关闭窗口,其位置必须在画面四个直角区域内,占据总屏幕比例的15%。

  “从条例制定到落地执行尚需时日,短期内无法杜绝开机广告,而且部分企业也开始行动,在产品上动手脚“。一行业从业人员表示,卖场展示的产品,多是厂商“改造”过的样机,不存在开机广告;用户购买的产品没有经过“改造”,打开后仍有广告弹窗。考虑到低价因素和时间成本过高,众多用户并不会选择退换。

  遗憾的是,部分厂商的掩耳盗铃获得了理想的结果,敢于放弃开机广告的厂商仍是少数。其中小米电视以超低价格,很快获得高销量的成绩,建立全新的利润点。通过侵犯用户权益、牺牲用户体验收获广告权益,最终实现性价比。

  而放弃开机广告的企业屈指可数,大致划分为两类:一种是受制于全球化企业的法律风险合规管理,三星和LG等品牌没有使用开机广告,不过产品的定价过高;另一种是类似荣耀智慧屏,以用户体验为主,促进了开机无广告模式的发展。相比第一种定价过高的无广告形式,荣耀智慧屏的出现,无疑对行业推行“无开关机广告化”产生了引领作用。

  02

  “羊毛论”的终结

  “打造优质用户体验”被奉为商业真理。然而众多产品却宁可破坏优质用户体验,也不取消开机广告,正在让“真理”成为空谈。

  • 随机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