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会用智能手机的老人成数字时代“难民”?


原创 狐狸罐头 狐狸罐头
《编者按》
“海内存知己,天涯若比邻。”
1300年前,一位姓杜的县尉远赴四川任职,他的朋友,初唐四杰之一的王勃在长安相送,临别时赠送给他一首送别诗。
只要有知心朋友,四海之内不觉遥远。即便在天涯海角,感觉就像近邻一样。
这1300年前的文字,恰如其分地描绘了现代科技下,社交关系发展的情形。朋友遍布全世界各地,隔着屏幕能实时见到朋友最新的生活。
科技的发展,日新月异,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小。从2G到3G,从3G到4G,再从4G到如今的5G,人们想象的速度都快赶不上科技发展的速度。
人们生活越来越离不开科技的力量,一部手机就能涵盖生产与生活的全部方式,网速的加快也意味着时代变化的加快。
但快真的就意味着好吗?
那些沉浸在短视频当中无法自拔的年轻人,那些被时代的脚步抛下的老年人,还有隐私不断被滥用的所有人,我们到底是在利用科技的力量,还是成为科技力量的“傀儡”,我们是生活在现实的时空,还是生活在算法构筑的平行世界?
带着这些问题,让我们来说说“智能时代的烦恼”,以下为第四篇。

不会用智能手机的老人成数字时代“难民”?

本文图片来源如无特殊说明均来源视觉中国
文 | 于平
1
此次新冠疫情以来,健康码让老年人出门困难,一度引发热议。其实,困住老年人的,不仅仅是一个健康码而已。
随着互联网和智能手机愈来愈渗透我们的生活,很多没法跟上技术进步的老年人,正逐渐被时代所抛弃。
根据2020年4月发布的《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》,截至2020年3月,60岁及以上网民占全体网民比例的6.7%,人数为6057万。而2019年末,中国60周岁及以上人口为25388万人。也就是说,有近2亿老人未曾接触过互联网。
不懂互联网和智能手机,意味着,许多我们轻易享受到的便利,对于这些老年人而言,往往看在眼前,却遥不可及,从在线挂号到扫码点餐,从网购车票到网约车出行……小小的健康码,不过撕开了老人与数字时代的最后一层隔纱,让一切暴露在舆论的聚光灯之下。
显而易见,在许多老年人眼里,这个曾经他们熟悉的社会正在变得陌生,他们的思维方式和行为习惯,许多时候往往显得格格不入,这让他们一再陷入茫然、无助,乃至恐惧。
2
然而,面对老年人的窘境,我们的社会往往缺乏足够的理解和包容,遑论支持和帮助了。比如,在哈尔滨老人没有健康码坐车被拒的事件中,其他乘客几乎是一边倒的指责——“没有就走不了了”;“老人家你还是下去吧,大家都不容易。”甚至还有人情绪激动地对老人说:“这么多人指着你不难受吗?”“这么大年龄白活了!”类似的声音,在生活中其实并不鲜见。
在有些人眼里,活到老应当学到老,很多老人就说年龄太大了,学不会智能手机,只是借口。有人还会把矛头指向儿女们,认为他们没有尽到责任。
这些指责都有站着说话腰不疼之嫌。许多人忽视了,中国目前的老人,是总体文化程度最低的一群人,根据《中国老年人生活质量发展报告(2019)》披露的数据,在中国,未上过学和只上过小学的老人,占比超过老年总人口的70%。

不会用智能手机的老人成数字时代“难民”?

2020年3月1日,江苏省镇江市七里甸街道万科社区组织志愿者上门,帮助空巢老人申领健康码
低水平的受教育程度和过时的知识结构,使得老人在学习获取信息、使用电子设备等方面都有着很大困难,更不用说,老年人存在记忆力差,沟通能力不足等特点,这就决定了他们在这个技术快速进步的时代,只能走得很慢,不可能像年轻人一样快速融入。
不仅年轻一代对老人充满了偏见,我们的社会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,也只顾着紧追科技进步的脚步,忘记还有一大批没有赶上时代步伐的老人。智能手机早已不仅是一个通讯工具,而是几乎获取一切服务所绕不开的“入口”,什么都要注册,什么都要上网,什么都要扫码。

不会用智能手机的老人成数字时代“难民”?

一位网友给家人手绘的手机使用说明 来源:豆瓣
一旦离开了智能手机,往往举步维艰。那些传统的人工服务渠道和窗口,则变得越来越少,比如许多医院,挂号只能网络预约。这就让老人们更加无所适从,遇到困难往往孤立无助。
3
不可否认,网络化、数字化是社会发展的方向,也确实解决了许多长期困扰我们的难题,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加高效和便捷。比如网络挂号和网络购票普及了之后,就免除了许多人的排队之苦。
但是,面对近2亿老人从未接触过网络的现实,网络化、数字化绝不能一味求快,盲目推行,而要充分考虑老人对于新技术的接纳程度,避免“一刀切”,保留传统的渠道和窗口,给老人以方便。也就是说,技术的进步应当等一等这些走得慢的人,我们的社会当给老人以最大的温情和关怀。
  • 随机推荐